关于《二哈》200章 一些想法记录。

  看了这章,心里堵的慌,善良太难了,有时候做个纯粹的恶人、贱人,反而落得轻松。

  这段弟子们雷霆般的迁怒争吵打斗,有些人觉得牵强,愚蠢,我倒觉得写的很好。因为这就是现实,就是人间。

  引一段《乌合之众》里的观点陈述: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  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  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后,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  他就有着情绪化、无异议、低智商等特征。

  在掌门死亡的那一刻,弟子们自然而然聚集成为一个冲动的群体。那一刻,真理对他们而言或许并不是那么重要,他们不过是迫切需要一个看得见摸得着、可以同仇敌忾的对象,一个可以举着正义的旗帜排遣悲愤宣泄兽性的理由。至于真相,理智,这个群体不需要,也不愿意去思考。

  所以,为什么姓黄的贱人没有成为众矢之的,为什么他不会被拆穿 不仅是剧情需要,更是因为——这些因仇恨瞬间聚集起来的群体在乎的,从来不是真相本身,他们只是想发泄仇恨。

  很多人说楚晚宁做事说话意气用事不清不楚,他是有这个毛病,但大是大非之中,我想北斗仙尊不是会因为个人脾气而误了真相的人。他不说,仅仅是因为他明白多说无益。同样出自于《乌合之众》:“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被吐了唾沫的楚宗师,辱了名声的死生之巅,不就是试图平熄怒火却让这些弟子幻灭的牺牲品吗。人们从来只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真相。而就师尊所经历的目光看来,他应是最能理解并对这个道理深有体会的人之一。所以他心中愤怒,却也无话可说

  黄啸月之所以能瞒过别人,不是因他的演技有多高明、碧潭庄弟子有多愚蠢,更不是因为师尊不说清楚不去揭露、峰主不察真相。——仅仅只是因为,黄啸月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如此而已。

  “人至贱则无敌”不只是一句玩笑话,就因为他足够贱,足够不顾廉耻,才能在出事后心安理得的躲在暗处,一旦发现没人注意,又恬不知耻,冠冕堂皇的拿出名为“主持公道”的扇,将人性这把火煽的高涨,煽的能将人生吞活剥。

  如果要问我这样的剧情安排狗血吗?还是那句话: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人间。罪魁祸首上蹿下跳,耀武扬威。无辜之人千夫所指,血肉横飞。这样的事不少,或者说,太多了。前者只需铁了心的去作恶,而后者大部分的力气,竟然是用去死守了心中的良善。二者相斗,成败输赢不言而喻。有点可笑,更多的是可悲。

  试想,如果这里的事件是以0.5的思维来处理,又会是怎样一个局面?我估计是这样的:真相?狗屁!踏仙君不在乎真相。谁敢多言,谁辱他心上之人,杀了便是,用恶人的思维,这事太简单了,直接屠个干净,还由得这些弟子们七嘴八舌,黄贱人煽风点火?

  可惜面对这件事的不是那个无恶不作的踏仙君了,他是晚夜玉衡的弟子,死生之巅的墨燃,是名震修真界的墨宗师,他有了顾及,有了弱点,束手束脚,再不复踏仙君自称本座时的自在逍遥。重生后的他仍是声名显赫,却比从前更像一个普通人。此时他也只能像任何一个普通弟子一样,面对没有理智的群体、煽风点火的小人选择去周旋,去维护,同时还得努力坚守自己的原则。这样普通的处理方式让人感到着急,这样无可奈何的剧情让人看起来憋屈,觉得气不过、凭什么,为什么解释不清楚,太狗血了!……这一切感受,不正是因为我们能隐约从故事中正派最普通无力的一面,窥见故事之外的真实吗。纵然这样的真实让人难过,让人喘不过气,可是这就是人间呀,无可奈何就是常态呀。

  记得肉包描写过的墨燃面对假羽民们的指控时一段心里活动,印象深刻,大意是1.0墨燃腹诽前世他杀人如麻都没人敢叫他血债血偿,如今人不是他杀的反倒被冤枉个透彻,这世道啊……

  可不是?当开篇时疯魔冷血高高在上如同起点男主一样虚幻的踏仙君逐渐趋于真实,再看他身边的这些普通人,反倒觉得愚蠢丑恶——忘记人之常情,众生如此罢了。

评论 ( 1 )
热度 ( 81 )

© 犬川鸦渡 | Powered by LOFTER